竹笙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资讯].证券市场红周刊五大专家解盘大盘面临抉择四板块有技术性机会

时间:2022-11-24 来源网站:竹笙财经网

证券市场红周刊:五大专家解盘:大盘面临抉择四板块有技术性机会

证券市场红周刊:五大专家解盘:大盘面临抉择四板块有技术性机会 更新时间:2010-1-25 12:26:26 编者按:是风动、是帆动,也是心动。  元旦过后,政策之手的频繁举措,强力改变着市场的预期。尽管对政策的意图和效果还有很多争论,但本周的加息传闻、12月CPI的超预期增长,更是强化着投资者对政策紧缩的预期。周五如果不是银行股出手,市场形态将更加糟糕。  本周《红周刊》请来了部分北京的专栏作者举行了一个小型讨论会,与会的专家人士对后市行情和市场热点都发表了不少精彩的观点,值得投资者参考。  应该说,市场仍处在矛盾交织中,但早晚总要选择方向。  资金紧缩是市场面临的主要难题  《红周刊》:近期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央票发行利率提高等等一系列紧缩货币的消息接踵而至,A股也剧烈波动。请问各位如何看待当前政府的调控行为以及对股市的影响?  文国庆:实际上,央行提高准备金率就已经确立了从紧货币政策的开始。目前来看,央行在急剧回收资金,其力度与2008年年初时相当。今年的资金状况决定了大盘没戏。2010年股市的资金面将与2009年截然相反。2009年是流通市值小幅增长,但股市的流动货币却因国家宽松政策和实业资本的尚未复苏而大幅度增长。2010年我们将面临流通市值的大幅增长和流动货币收紧的局面。  客观地说,尽管央行在逐步收紧基础货币,但由于货币乘数还在上升,贷款速度较快,短期内大家不会感到明显的资金紧缺,大约两个月后才会有明显的感受。据此我判断,不排除今年股市一季度的高点就是全年的高点。  曹卫东:今年的信贷规模不可能像去年这么大,增速肯定会回落。但我个人认为,通胀预期并不代表通胀,我国目前并未出现真正的通胀,这意味着货币政策短期内不会出现大级别的调整,尽管央行最近对货币政策进行微调,但目前流动性总体还算宽松,这点从资金对创业板申购的热情就可以看到。  翁开松:去年四万亿元的救市政策已经将中国经济从危机中拉了出来,政府拉动经济的效应目前正在从上游产业逐步向下游产业传导。2010年中国GDP的同比增长将呈现前高后低的态势,主要是因为去年上半年基数低、下半年基数高。目前国家的货币政策在进行一些微妙调整,如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至少是货币流动性的拐点。所以,2010年A股市场的资金面是不宽松的,如何在资金不宽松的情况下做好投资,这是投资者必须面对的。  何岩:今年的政策信号将给股市带来很大的变数。我认为上调准备金率是一种货币政策收紧的量化形式,这次上调标志着货币政策收紧的正式开始,我们将面临持续收紧的趋势。去年股市的上涨主要还是靠资金面的推动,而上市公司业绩并没有明显的改善,今年货币政策的收紧将给市场带来很大的压力。  张国庆:我是研究国际关系的,对股市没有细致的研究。但新年伊始,国内外就发生了一系列重大事件,我认为今年国内外的经济与环境可  能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点值得大家留意。有几个可能会影响到股市的问题值得大家思考。首先是刺激政策退出的问题,比如,我们都在想到底什么时候退出、退出的力度有多大等等,我估计市场将会用很多时间去消化这些问题;其次是国际贸易摩擦的问题,这点可能会影响到部分上市公司;最后就是调控政策的意外,大家或许都注意到,今年出台的许多调控政策虽称不上是“半夜鸡叫”,但多少有点意外,而去年的“玩法”是重大的政策出台之前多少都有点前期的舆论铺垫,而今年有所不同,而这背后说明国家的钱紧了。  接近选择方向的时间窗口  《红周刊》:本周大盘受加息等利空消息影响出现大跌,各位对当前A股市场今后走势有何看法?  徐一钉:短期大盘更多的是在反应投资者的情绪,对利空比较敏感,本周三的大跌就是例证。目前沪深股市资金已经出现瓶颈,2010年出现系统性机会是小概率事件。在目前资金面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主流资金只有以牺牲部分股票为代价,换取另一部分股票的上涨,来维持资金和筹码的平衡。一旦赚钱效应下降,随着场内资金活跃度的下降,A股重心恐怕将出现下移。  曹卫东:短期大盘将继续在3000点~3350点之间震荡,预计到股指期货正式推出后,才会方向性选择。市场涨跌主要还是看资金供求,尽管央行最近对货币政策进行微调,但目前流动性总体还算宽松,今年A股总体会保持中性偏上的趋势。  王毅:大盘目前的形态不乐观,投资者应谨慎。从分类指数上看,深圳综合指数的走势最可怕。深综指以及长线锁仓盘指数的日K线走出了一个不规则的上升楔形形态,上升楔形一般只在上升浪的尾浪中出现,一旦这个上升楔形构筑完成并确认开始向下转向,那么中期市场将不容乐观。投资者一定要紧盯深综指后市的突破方向。总体从本周表现来看,大盘已经有明显转弱迹象,震荡下跌的趋势将逐渐形成。  文国庆:本周三大盘的下跌,比较集中的看法认为:央行提前加息的传言导致了股市暴跌。而我认为这些理由有一定道理,但都是表面现象,根本原因是大家对央行收紧货币的预期达成一致造成的结果。  何岩:短期来看,大盘在进行了5个月的震荡后,目前面临着选择方向的关键阶段。中期来看,2010年A股市场的风险很大,主要表现为大盘的风险大,但个股阶段性机会也很大。  我认为,一轮完整的熊市一般要持续3到4年。2008年的A股熊市与1993年有点相似,当初1994年上证指数虽然见到了325点的最低点,但这个低点并非牛市的起始点,之后市场又在低位反复盘整到1996年初才启动一轮新的大牛市。就像这次的1664点我认为也不是牛市的起始点一样,后市大盘仍需要长时间在一个相对宽泛的范围内震荡。  股指期货效果难测  《红周刊》:股指期货眼看着就要推出了,这会对大盘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李潼军:对于股指期货,监管层的意图是非常明显的,就是让机构去参与,而一般散户尽量不要去玩。对于推出的时间,市场预期最快就在两会开完之后的3月中下旬推出,但这个时间对准备工作来说有点紧。从国外的情况来看,无论是台湾、香港还是美国,股指期货推出之前,大盘都会有一波上涨的行情,但国内是否会出现同样的情况,目前还很难说。有几个前提需要考虑,一是融资融券是否会在股指期货之前推出,如果没有推出,可能会出现一个抢筹码的行情;二是股指期货推出之后,不会如大家想象得那么热闹,现在限制性的政策出台很多,监管层、机构还有散户都需要再观察。  文国庆:我对股指期货的预期也不是很好,我认为股指期货推出最好的时期是在大盘跌到2500点以下,那时候正向的也能做,3000点以上推股指期货,我认为只能考虑卖股票了。  花荣:如果股指期货出来,我们就会很快参与,可能会像当年的宝钢权证一样,很快就会炒热。  题材股机会犹存  《红周刊》:最近大热的科技股本周出现了放量下跌,科技股未来还有机会吗?  徐一钉:我认为科技股将成为今年弹性最大的板块,会类似于去年的有色金属板块,科技股下跌起来也会很有杀伤力。其实科技板块中有些细分行业增长特别快,比如说探头行业。探头属于安保行业,有消息称今年昆明探头新增数量就将达到20万个,其中还不包括更新淘汰的。现在北京的探头是越来越多,小区、大学、中小学等地方随处可见,二三线城市也在开始普及,市场需求很大,相关公司也将受益。  王毅:本次自1664点开始的行情受到30月均线的有效压制,多次碰30月均线不过并返身向下。现在深证成指、中小综指往下走的形态已经形成,这两个指数与题材股的关系都比较密切。如果形态比较平稳,像科技股、新材料这些题材股后市会有比较好的表现,很有可能出现快速拉升的行情。但现在形态已经掉头向下了,这些题材股可能还会活跃一段时间,但出现大的行情的可能性就比较小了。  周胤:对于科技股我们还是看好,在结束这一轮的调整之后后市依然会有行情,这属于是政策扶持的行业,政策扶持的行业肯定是存在机会的。  何岩:没有牛市并不代表没有阶段性行情,今年虽然不会再现去年指数的大涨,从个股上,今年的机会不会比去年少,但今年操作的难度可能会比去年大得多。我们认为一季度主要围绕年报、高送配来进行炒作。我建议投资者,今年要根据不同的市场阶段采取不同的策略,比如前期炒高的科技股,我不建议投资者将他们从年头拿到年尾,而要根据行情状况波段操作。另外,对于那些在未来两三年里业绩有望连续高增长50%以上的企业,他们的股价能够抵御大盘调整的风险,并逆市不断创出新高,就像2003年、2004年当时的市场那样。  医药和区域板块仍有机会  《红周刊》:另外还有哪些行业会有机会?  翁开松:我认为,在2010年投资者最应该关注的是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带来的影响。而消费升级是一个有益中国经济转型的产物,健康消费、品牌消费已是一种趋势。对未来确定性增长的行业和有技术突破的公司,将是市场关注的标的,也是我们的研究点。  我注意到,每一次消费升级都意味着一次很大的投资机会。1998年房改开始到现在,万科A涨了30多倍;2005年股改开始,上证指数从那时到现在涨了190%左右,深证成指涨了300%。而2009年,医改开始了,根据我们的统计,2009年只有医药板块指数创了新高,去年上涨了95%。关注健康是整个社会的一个必然趋势,医改真正启动是从2009年8、9月开始的,趋势已经形成了,这不会是一个短期的行情,因此我一直看好医药股,  目前A股市场中的医药股看起来不算便宜,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去年香港市场涨的最好的3只股票,其中一只就是国药控股,目前的PE大概是50倍。与国药控股相比,他的两个子公司国药股份和一致药业的PE大概为40倍,比国药控股要低,这是否可以理解为国内有些医药股并不贵。  王毅:我也认同医药股有机会,但不是所有的医药股都有机会。我认为今年只能做抗体不能做抗生素,谁做抗生素谁倒霉。所谓抗体,就是指与生物医药相关的股票,今年有戏。医药、消费、机场这种防御性的板块,在大盘向下的初期,不排除机构会调仓进入这些板块,从而在短期内出现一波行情。  曹卫东:在资金面开始收紧,但总体却依旧相对宽松的状态下,我建议投资者更多地关注区域性的投资机会,因为政府从直接的插手投资给钱部分变成了给政策。像出台的海南岛政策,天津的一些扶持政策等等。另外,2007年的股市与经济的顶部,中长期来看只是部分传统行业的一个顶部,对于许多消费领域的行业和新兴产业只是一个阶段性的顶部,未来无论是行业基本面还是股价还会刷新的。  李潼军:股指期货的推出,券商肯定是受益的,现在上市的券商基本都有控股的期货公司,他们的收益必然比现在要多一块。  大盘蓝筹股还会有机会吗?  《红周刊》:那今年的大盘蓝筹股还会有机会吗?  周胤:今年的有色股不会有多大的起色,但有些权重股还是会有行情的。短期内市场比较恐慌,但恐慌结束之后像银行股还是会有不错的走势。  徐一钉:目前市场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拉动大盘蓝筹股,要么等场外资金的进入,要么通过暴跌一轮,市值跌到一个比较低的程度,否则很难有大的起色,今年有机会的还是那些小市值的股票。  文国庆:我认为有几类大盘股最近是不能碰的,一个是银行股,再便宜也不能碰。一个是有色金属,美元指数根本无法判断,美元指数一旦涨起来,什么样的基本面分析都没用。还有一个是钢铁,虽然钢价现在涨了,但你根本不知道铁矿石以后会涨多少,钢铁其实就是一个很微利的行业。  王毅:这轮行情将会主打小盘股、题材股。我们知道,本次自1664点启动的行情,创新高的个股基本上都是题材类个股。我判断,今年行情的主流仍是主题性投资,只有当这些题材股完成其主升浪后才会开始价值回归之路。蓝筹股不涨,是因为他们准备的不够充分。因为他们盘子太大,一轮熊市下来后,需要长时间的低位盘整,待主力资金吸纳到足够的筹码后才会发力。  央企整合暗藏机会  《红周刊》:今年是李荣融提出的央企整合的最后一年,在整合的过程中会出现什么样的机会?  徐一钉:我有一个想法,中国资源整合的大潮即将来临,简言之就是煤炭行业学山西,其他行业学煤炭。包括铜、铁矿石、黄金等行业,这些资源最终都将整合在央企或者地方国企的手中。在这个过程中,这些企业拿到资源的成本是很低的。目前还有一个整合的情况值得大家注意,就是五矿把湖南有色整合了,从这个事我们可以看出,国家认为很多独特的资源掌控权最终还将并入央企。在这个整合的过程中,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母公司,必然会受益很多。  王毅:李荣融提出到2010年要整合到80~100家,必然还有几十家央企会被整合,其中首当其冲的必然是国资委旗下的研究院,国资委将这些研究院与相关行业的重要央企合并,这一合并给二级市场就带来了机会,属于这些研究院的上市公司包括有研硅股、大唐电信等,大家都可以关注一下。  ·其他精彩观点·  何岩:一波非常惨烈的熊市下来之后,必然会需要反复震荡、消化、修复,何况这次遇到了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而目前调整的时间还远远不够。  周胤:大家都恐慌央行加息,但现在美国都还没有加息,中国不可能率先加息的。  文国庆:去年4万亿的计划是在情况特别紧急下的应对措施,今年必然往回收,这是很明确的。现在是在急剧收缩货币,且收缩货币的速度和2007年到2008年初那时候可以一拼的。去年有那么好的行情,归根结底是一种时间的落差,去年投了那么多的钱,而实体经济绝对吸纳不了那么多的钱。这样收缩货币对实体经济没有多大影响,对股市的影响很大。  最近市场成交量有所放大,不是增量资金进入的过程,而是基金经理在大、小盘股中来回倒仓。  王毅:穷乡僻壤出资源,不是有有色就是有矿产,这些老少边穷地区的公司能够有所表现,就是因为他们拥有丰富的资源。今年将是一个题材投资年,有些题材股会走出非常凶悍的走势,这些股票后面必然后面会带一个光环有一些故事,而不是像以前那种题材股只是附加上一个简单的符号,今年必然会和资产重组、资产整合相关。  刘畅:我去年春节去买房的时候,所有的售楼小姐都围着我转。等我去收房的时候,所有买房的人都围着售楼小姐转。楼市变化由此可见一斑。  曹卫东:今年将是一个结构性的牛市。  徐一钉:当市场不太好的时候,有些区域性的板块会有比较好的表现,比如西藏、新疆等比较偏远区域的上市公司,最近也有传言一些扶持性的区域政策将会出台。  李潼军:期货市场都是T+0的,期货变成T+1就不是期货了。我认为股指期货推出之后,有可能会反逼现货市场变成T+0.  李大治:从我接触的很多资产在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客户的情况来看,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这些中高端客户的炒股的意愿在下降,对于股指期货,他们的态度也是比较谨慎的。

中国家装家居网

太原房屋装修设计

装修公司十大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