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笙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文化

乐视融创投资人见面会:依然是孙宏斌的个人脱口秀

时间:2021-10-08 来源网站:竹笙财经网

乐视融创投资人见面会:依然是孙宏斌的个人脱口秀

腾讯财经讯(李思谊)

这是一场将近三小时的投资人见面会,时间从周日下午5点至7点40分。在此之前的三个小时,乐视创始人兼CEO和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刚刚结束了一场面对媒体的发布会。

他们并没有透露出丝毫的倦意。相反,两人乐此不疲,滔滔不绝地向外界传递正向信息,以消除长时间以来外界对乐视的疑惑和质疑,以及此次融创投资乐视的始末和利好。

投资人见面会的流程与媒体发布会的流程如出一辙,先由乐视控股高级战略副总裁阿木介绍乐视生态模式的三大体系——上市公司乐视网、非上市公司LeEco和乐视汽车生态;以及乐视生态战略进入第二阶段,并引入战略合作伙伴融创中国。

就在两天前的周五晚,乐视网和融创发布了双方合作的公告,乐视引入战略投资者融创,向乐视系旗下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共投资150.41亿元。

随后,即进入了投资人提问环节。显然,相比上一场的媒体提问环节,投资人们更关注自身的利益,乐视的投资人们希望乐视早日度过难关,而融创的投资人更希望看到投资乐视的明朗前景。

“恭喜孙(宏斌)总在此时投资乐视,这可以说是一次‘抄底’’。”一位融创的投资人建议,融创在房地产领域的发展需要再思考。

“乐视的股价能上100块吗?”一位广西的投资者问道。这位投资人称,自己凌晨四点起来赶飞机来参加投资人会议。“去年我把大部分的钱都投了乐视,400多万,现在亏了25%。”他还问了关于150亿资金的用途以及乐视的黑文太多的问题。

“我们坚信,在经历了2016年的风波以后,2017年乐视股价将进入再次爆发的阶段,”但贾跃亭似乎并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股价短期谁也不知道;但长期以来,我们希望乐视市值超过千亿美金。什么时候过100(块),还需要大家能齐心协力。”

贾跃亭称,此次融到的钱,70亿用于上市公司,其余的100亿左右归属他个人,他将会毫无保留的将这部分钱用于非上市公司业务。“非上市公司和汽车独立,这部分资金主要用在非上市公司。”他也指出,汽车未来对非上市公司和上市公司带来很好的协同。

他投资的美国电动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 刚刚发布了首款量产车FF91,这款车计划在2018年交付用户。“200-300台产量,就是万亿级的销售额,需要1500亿到2000亿的投入,我们只需要三分之一。”他透露,乐视汽车生态截至目前投资了20亿美金,大部分用于研发领域。乐视汽车生态的核心技术都是自己研发掌握,其他非重要技术会选择供应商合作伙伴提供。

他对这款车抱有非常高的期待,“世界上一多半的电动汽车人才都聚集在了乐视汽车体系”。

对于乐视被黑的回答,贾跃亭称,“乐视的发展史就是一部被黑的历史,我们不会太关注,我们坚信用事实说话。”显然,这一回答比他第一场针对同样问题抛出“要么是对手,要么是SB”的说法更有水准。

接着,看起来似乎是预先设定的问题——一位投资人问及了170亿的资金,在乐视旗下各个板块如何分配,以及每个版块的核心目标。在阿木进行概括式回答之后,乐视致新(乐视电视业务)、乐视影业、乐视体育和乐视商城等版块负责人分别详细介绍了各自版块的发展情况及未来规划。

这些内容的核心包括:乐视致新计划在2017年实现盈利;云计算公司将会投资全球云技术平台;乐视手机在2017年适度放缓速度;乐视体育从进行版权购置、产业布局和用户获取,向开放大体育会员,提供增值服务发展……

目标也同样宏大:乐视致新希望在三年内拥有中国最大的每日开机量的用户;乐视商城在2017年销售目标超过500亿元;乐视影业在2017年注入上市公司乐视网,2017年不管是剧,还是电影,至少实现50%的增长速度……

在乐视各业务部门高管一一介绍各自业务后,孙宏斌终于按耐不住,对主持人阿木称,“给我的投资人两个问题。”

接着,这似乎变成了孙宏斌的一个人的秀场,而坐在旁边的贾跃亭几乎无法插不上话。

“融创260亿的市值,却收购了几家千亿级的公司。对我们这些从事大宗交易的投资者,您有什么话送给我们吗?”一位来自上海的孙姓投资者称。

孙宏斌称,“我觉得应该让你们再买点。”他称,香港市场的投资人眼光不够长远,他们只看一两天的。“现在绝对是便宜的,目前的(融创的)市值就是我们的利润而已。”

“这个项目投资了以后,对我们的业绩没有任何影响,吃点利息而已。”孙宏斌为这个投资人算了一笔账,“很多人看不懂乐视,投链家也是,你就当我们投了一个综合项目,一个综合项目3年的利润为5%,而乐视影业2017年装入上市公司,20%的市值增长也是绝对有可能的,光利润就不止5%。”

随后,他还建议融创和乐视的股东互相购买对方股票:“融创的股东看懂乐视的,可以买点乐视的;乐视的股东也可以买点乐视的,这样一个跌的时候还可以用另外一个对冲下。”

“下一个问题还是融创的,”显然孙宏斌已经接替了主持人阿木的角色。

“虽然孙总的口音很重,但是孙总的讲话非常幽默和风趣……”在铺陈了多句之后,一位投资人话锋一转,“我的问题是提给贾总的。”事实上,他并没有提问,只是赞叹了这次融资带来的益处,“乐视这一两年招人太多了,晚上两三点还亮着灯。引入孙总后,乐视的管理架构会更加合理。”

没等这位投资人说完,孙宏斌称,“你是买的乐视的还是融创的?这个不算!融创的股东(提问)!”

这次的提问者仍然是乐视的债权投资者。来自东海证券的一位人士问道,乐视和融创从第一次接触到最终接触,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闪婚容易过日子难,双方出现矛盾的时候该如何解决?她预设的前提是,贾跃亭和孙宏斌都非常强势,不肯让步。

“我绝对不是一个强势的人,不信你问老贾,每次我干什么他都不让我干,我说服他要比他说服我费劲多了。”孙宏斌立刻为自己辩解,“你不了解我,因为你是乐视的股东。”

他开始对贾跃亭大加赞赏,“老贾具有中国企业家非常稀有的精神。那天,我们画了个巨大的彩图,非常直观地看到乐视的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他用这么点前做了那么多事。看了老贾的资金情况,更对他佩服,所有的压力都在他身上。”

对于被外界诟病的乐视缺乏制衡,决策基本由贾跃亭一人做主的质疑,孙宏斌称,“老贾为了梦想连性命都能搭上,为了梦想也可以改变。”他的孙氏幽默引起全场的掌声,“我比老贾大10岁,我这么多年都能变,老贾能不变?”

坐在孙宏斌右侧的贾跃亭,只能用微笑对这位“真正的二股东”的观点表示默许。

“我们俩不会有争执。投资乐视不仅仅是战略,更是人的因素。”他开玩笑道,“我现在上哪里找这么好的打工的。”

“最后一个问题,留给……”主持人阿木似乎还在琢磨这位新股东的心思,到底该把最后一个问题留给乐视还是融创。

“乐视、融创都可以。”孙宏斌似乎也觉察到了“太过抢戏”。

投资融创的上海一家公募基金的投资人问道,“资金这么快到位,是否通过杠杆?”根据乐视网发布的公告,资金在投资协议签订后,5个工作日内需到位60.4亿元。

“我们这轮没有任何的融资,都是自己的钱——这些钱也就是我们买一两块地的钱。”孙宏斌说,目前有一两家公司找融创配资,“当然我们钱付完之后,你想配的话就配点。”

最后的发言交给了贾跃亭,他说,“我想问投资者两个问题:从PC互联发展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如今移动互联的红利已经过去,下一个时代将是什么?打破产业边界的互联网生态体系!”

“大家认为,谁将在下一个十年成为互联网的引领者?”答案如贾跃亭预期——“乐视!”有投资者大声喊,随即传出阵阵掌声。

贾跃亭回应投资人,“乐视有信心成为下个时代的引领者。客户高度认可,但现金流的危险使乐视在二级市场表现较差,2017年核心目标是为股东而战,希望通过一整年的努力来给投资者一个满意答复。”